郎启旭的写字本

Material Design:不模拟现实,但构建真实

2014.06.30

这是我在知乎《如何理解 Google 的 Material Design 设计语言?》下的回答,原文在此


周末仔细看了下 Google 发布的设计文档,也看了大家的回答,在这里聊聊我自己的解读和零散想法,以作补充。

Material,新世界的光

我们该如何理解 Material?拟物?扁平?还是从扁平往拟物的回望?不。或许我们需要跳出拟物和扁平,Material Design,这是另一个世界。

回顾拟物和扁平,我认为它们仍然基于现实世界的纬度,前者是对现实世界的临摹,后者是抽象。对比拟物和「扁平」最有代表性的进化——iOS 6 到 iOS 7,我们都知道 iOS 7 减少了装饰、重新梳理空间层次、并建立了空间纵深。一言以蔽之,iOS 7 是对 iOS 之前已建立现实体验的抽象重塑,是 revolution。

那么 Material Design 会在哪里?

Material Design 的位置

Material Design 是「神说,要有光」,就有了 material。它想做的或许比拟物和扁平更为本质,是 genesis。

例证?Material Design 的视频说明一切,在新世界里,material 是万物之源。

不模拟现实,但构建真实

Google 从现实的物理世界中找到了一种「定律」,即我们所感知到的所有「触觉真实」,都是材质(material)的结果。

材质即隐喻。如果我们能感知到这是一种 material,我们就会自然理解它是用来做什么的(affordance)。

这里引用一段 @Hi-iD 在回答「认知科学和设计领域中的 Affordance 是什么?」的两段文字以作补充:

Gibson 用来解释 Affordance 的例子是这样的:如果一块地表面接近水平(而不是倾斜的),接近平整的(而不是凸起或凹陷的),以及充分延伸的(与动物的尺寸相关),如果地表面的物质是 坚硬的(与动物的重量相关),我们可称它为基底、场地或地面,它是可以站上去的(stan-on-able),可让四足或两足动物保持竖直姿势,它是可以 行走(walk-on-able)和跑动(run-over-able)的,它不像水表面或沼泽表面之于一定重量的动物那样是可陷入的(sink- into-able)。

《设计心理学》中说这个词的时候还是以实体产品(著名的诺曼门)为例,后来 Norman 在解释这个词时说当时应该称“感知到的 Affordance ”,比如一扇门需要设计成让人一看就明白怎么开的,那么这种开门方式(是推还是拉),这一种开的 Affordance 应该叫做可感知的 Affordance,实际上门即使用推打不开,它还是有可以推的 Affordance。

在 Material Design 中,Google 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光影(light)、表面(surface)和运动(motion)来传达材质隐喻,而这种隐喻本身,可以帮助我们认知对象是如何运作、如何操作。

简单来说,material 并不源于对物理世界中的任何对象临摹或抽象,而是建立了一个新的世界观(材质即隐喻,material metaphor)。在这个「世界观」之下,再去创造形形色色的另一种「真实」,而我们与这种「真实」的沟通方式是——我们原始大脑业已建立的对材质触觉的认知。

第三方 ROM,跟还是不跟?

不管老罗如何吹嘘拟物的优秀,Material Design 的出现代表着这个星球最顶尖的两家科技公司都已经告别拟物设计。这给依赖于 Android 生态的第三方 ROM 们提了一个两难的问题,跟还是不跟?

其实即便从当下来看,当用户从 Smartisan、Flyme、MIUI 等第三方 ROM 们精心打磨的桌面进入到一个应用时,那种戳穿魔术师戏法似的体验断层(第三方风格 → Android Design 或 iOS 风格)也仍然无法掩饰。无论这些 ROM 怎样在系统层面修改界面、重绘图标,大谈设计与情怀;也不管 Android Design 在中国普及如何缓慢,不得不承认的是,真正能对 Android 生态设计产生影响的只有 Google 自己(或许还有 Apple :P)。

所以,Material Design 来了,而锤子们是继续坚守拟物,还是在 Material Design 下找到自己的表达? 跟,还是不跟,这都是一个问题。

结语

Google 说,Material Design 是一套跨平台和设备的 universal 设计语言。Universal 的野心在于,这是否意味着 Google 在尝试通过推广 Material Design 来逐渐塑造与物理世界平行的新的触觉真实——在手机、智能设备、可穿戴设备、TV等各种屏幕上的体验和认知。假如当人们习惯于 Material 在各种屏幕之上构建的「触觉真实」时,在未来的某一天,会不会又会出现对这些「触觉真实」的「二次拟物」?

最后,说个猜想,如果 Material Design 提供的是一种类「世界观」,那如果用 Material Design 来制作游戏,会是怎样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